肖复兴:开满鲜花的小院

肖复兴:开满鲜花的小院

  2005年的春天,二黄终于团聚。二黄,是一对夫妻,和我关系不错,我管男的叫大黄,女的叫小黄。其实,他们俩的年龄一样大。   一   那时候,他们两口子还不到三十岁,工作都不错,...
韦一微:原来爱情曾来过

韦一微:原来爱情曾来过

  张翔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英子的,他自己也不知道。   英子其实是一个胖胖的女生,长相也很普通。可就是这样一个浑身上下乏善可陈的女生,在张翔的眼里却异常美丽。特别是当她看到刘阳时,脸...
白云朵:花雕

白云朵:花雕

  当法官宣判结果的一刹那,他如篝火般闪烁期待的眸子—下子被浇灭了,他嘴唇微张,终于吐出了这几个字:好吧,不离!这几个字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他一下子跌坐在位置上。   她和儿子...
潼河水:一生一吻

潼河水:一生一吻

因为一幅女人的画像,冬娃坐了整整十年牢。 出狱的那天,没有一个亲人来接他。母亲死的早,是生妹妹难产;父亲年老体弱,一条腿断了,是那一年扒大河被坡上翻下来的小推车砸的。 冬娃的家在乌...
包可华:风流韵事

包可华:风流韵事

  家有小孩的年轻夫妇面临着一个问题:浪漫被生活挤得无处可寻。我的一个朋友却很聪明地解决了这个难题。   他是这么做的:早上吻别太太,然后去上班。大约中午的时候,他就给她打电话,小...
耿文涛:过关

耿文涛:过关

  老刘是个倔脾气,在家里说一不二,同时,他还是个象棋迷,每天他最爱在小区门口摆个棋摊和棋友们痛杀几盘。由于他喜欢琢磨,棋艺超群,胜过他的人不多。   这天午饭后,老刘又带着棋盘来...
古保祥:他未老,她不能老

古保祥:他未老,她不能老

  这是一场只有三个人参加的婚礼,在这个边陲小镇,在三十年前,街谈巷闻的都是这一桩奇怪的爱情买卖。男人比女人整整小了二十岁,女人小时候是抱着这个男娃子长大的。   男人家徒四壁,女...
万芊:周庄之夜

万芊:周庄之夜

  二十二岁那年,我已跑了四年苏周轮班。每日傍晚,轮船泊在镇西栅聚宝桥边。旅客走尽,轮船上便只有老大和我。老大仍寡言,夜泊周庄,我俩只能大眼对小眼等着睡觉。   这几年,周庄好多有...
王臣:分不开

王臣:分不开

  每个人都会听到过某一对爱人分开又和好,和好又分开,反反复复,没完没了,好像永远都无法好好在一起,也永远都无法彻底地分手的故事;好像他们一辈子就只能这样,纠缠不休,永无尽头。这样...
陆卫国:神秘的礼物

陆卫国:神秘的礼物

  女儿在上学路上被车撞了,腿骨骨折,家里只有奶奶陪她,老公和我一商量,决定让我和厂里请半个月假,回家乡照顾她一段时间。   从医院办完手续,回到家,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从小怕...
王朔:北京爱情故事

王朔:北京爱情故事

  地铁站台上人很多,拥挤,混乱。我早就习惯了,这不过是北京普通的一天早上的7点45分。   我每天都赶在这个时间来到地铁站。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证下了地铁转乘公交车赶到公司上班不...
顾敬堂:特殊的诱惑

顾敬堂:特殊的诱惑

  莲娜的闺密因为老公私会女网友离婚了,莲娜陪着哭了一个多小时,反倒搞得闺密不好意思了,反过来安慰她:“你家刚子那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对你多好就不用说了。难得的是和你家老爷子处得...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