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美文摘抄】一袭月影,听荷心

裁一缕时光打卡,掬一颗痴心静候。 当繁华撒了最后一道门禁,当夕照暗淡了最后一抹霞丝,我,被一轮朗辉,轻柔地叫上了号。 群山暗了光,默默地退到远方。飞檐重楼,朱阁绮户,着了浓浓的黛妆…

一袭月影,听荷心

裁一缕时光打卡,掬一颗痴心静候。

当繁华撒了最后一道门禁,当夕照暗淡了最后一抹霞丝,我,被一轮朗辉,轻柔地叫上了号。

群山暗了光,默默地退到远方。飞檐重楼,朱阁绮户,着了浓浓的黛妆,也幽幽地赶赴,这夜的邀约,窃窃私语去了。

零落几盏黄晕的灯,淡淡的,暖暖的,如温情少女,幻影般地轻舞,然后,淼淼揉进荷塘,给这静谧的夜,平添几分情调,似乎为我与荷的相约,相见,相守,相倾,相听,特地准备好了极致的光影。

胡家荷塘的荷,早已御去白昼的艳妆,洗罢铅华,去尽雕饰,素素的,婷婷的,媚媚的,站在老地方等我。

她打发身边的侍鸟,侍蜂,侍蝶,还有那些,爱立尖尖角的蜻蜓,干一些明岗暗哨的粗活,差遣他们给我们的约聚看守场地。

今夜,我包场,用我囊中的羞涩,和柔情万丈。

荷,谢绝了同窗繁星的诚邀,推却了闺蜜塘柳的盛情,也辞退了迁客骚人,芸芸众生,只留一袭郎月,一池秋波,在清风桥边款款等我。

一袭月影下,胡家塘的荷,梦幻般的荷。

满池黛盖,像着着深绿旗袍的盛唐女子,一身身,一簇簇,一行行,一排排,时而稀稀疏疏,时而挨挨挤挤,时而含情脉脉,时而低语窃窃,踏着一池秋波,向我婀娜走来,挥着纤纤素手,迎我而来。她们越过时空,超凡脱尘,宛如碧波仙子,顾盼生辉,回眸倾城,一笑倾了三国人。

微微夜风,玉杆间,叶裾间,伞盖与花朵间,涟漪间,鱼水间,渐起天籁,生命的歌,在柔柔吟唱,在轻缓地飘,袅娜地掠过池塘,碰裂了我脆弱的心。

弥漫的月辉如一袭乳白的轻纱,缥缥缈缈,隐隐约约,轻轻柔柔,轻笼在满塘荷影之上。又如漫天喷洒的洁白乳雾,湿湿润润,轻轻盈盈,纯纯净净,轻泻在满塘荷叶之间。晚风,月与荷的舞曲。唯我,荷美的粉丝。独步荷塘边,对月成三人。此时,滴酒未沾的我,醉了,醉在月色里,醉倒在绿荷裙下。

月光,将温情的吻,印在荷朵嫩嫩的脸上,荷朵一脸的凝脂,泛出了羞涩而幸福的绯红。这,应是荷朵与月的初吻。虽然,没有别人,却当着我的面。迅时,我也一脸的温热,感觉红到了耳根。今晚这月,就是我啊!

荷,在秋波间,嗝吱嗝吱地笑个不停。那是调皮的月,嘎吱了她敏感的腋窝。夜凝的露珠,是她盈眶的泪了。滴落叶间,跌跌撞撞,叮叮咚咚,如泉滴滑落深涧,如雨滴坠落小潭。

一瓣凝脂,悄然离枝。在夜的灯光里,透着暖黄,勾划美妙的弧姿,极像一抹瀑浪,从高处,接天的高处,从从容容,潇潇洒洒,眉飞色舞,一路欢笑,扑向低谷,扑向深渊。花瓣殒落了,芳香犹存。花瓣殒落了,气势更盛。花瓣殒落,投入一池秋水,溅起朵朵涟漪,清清浅浅,清清白白。生命最后的辉煌,奏响清波,如同天籁。

月的清辉,见证红颜的凋零。我,听到了荷心。

花自飘零,听荷心。来年又发,有荷根。

荷在月下,用花落,似乎与我倾诉:花开花落,为莲蓬,莲蓬逝去,为莲藕。

生命的伟大,正如此。花开花落,花落花开。生命的轮回,生命的接力。世事哪有花开花不落?又哪只见花落花不开呢?

当花开正艳的时候,心有落然,虽看夕阳也美好,纵临逝川也坦然。

当花落正惨的时候,只要心存信念,面朝大海,必迎春暖花开。

或者,迷惘,顿悟的时候,都不妨,在夜深人静时,笼一袭月影,听听荷心,听听己心……

作者:北门河

本平台尊重版权,文章仅作分享学习,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管理员删除。http://www.dushu263.com/34390.html
admin

作者: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