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长篇阅读

《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小鬼儿儿儿/唐欣恬

内容简介: 没房没车没存款,却偏偏有了孩子,于是童佳倩顺其自然嫁给了与之相恋六年的刘易阳,搬入了刘家三室一厅的房子,拉开了四世同堂的序幕。婆婆溺爱孩子,一手把持,令童佳倩束手无策;…

内容简介:
没房没车没存款,却偏偏有了孩子,于是童佳倩顺其自然嫁给了与之相恋六年的刘易阳,搬入了刘家三室一厅的房子,拉开了四世同堂的序幕。婆婆溺爱孩子,一手把持,令童佳倩束手无策;公公和奶奶重男轻女,对孩子冷言冷语冷面孔,同样令童佳倩一腔愤愤。刘易阳的怠慢终于使得童佳倩萌生离婚之念,不料,刘易阳的同事孙小娆突然插足,又使得童佳倩不甘撒手。刘易阳和童佳倩各退一步,在外租房,搬出刘家,可生活却日益不如意。带孩子的困难,存款的支配,以及对对方父母的态度,各种问题接踵而来裸婚,究竟能不能裸来幸福?』

第一章 刘易阳,我要跟你离婚
如果,我早知道生了孩子的结果,是有一天要和孩子她父亲分道扬镳,那么我想,也许我不会生下这个孩子。或者说,如果,我早知道和这个男人结婚的结果,不是与他连理比翼,而是要与他的父母,以及他父亲的母亲朝朝暮暮,那么我想,也许我不会和他结婚。再或者说,如果,我早知道怀孕是件如此易如反掌的事儿,而怀了孕立马结婚又是如此顺理成章的事儿,那么我想,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在那一天,允许他不戴套儿就压在我的身上。

那一天,我还差两个月满二十四岁,而他已经二十四岁又两个月了。那一天,他去上海出差,而我乘坐着比他晚两班的航班悄悄尾随了去。当我敲开他所住的酒店的房间门之后,当他打开门面对着我,一脸的惊喜就像越来越沸的开水,几乎要冒了泡儿之后,他一把把我打横抱起,抛到了床上,随后压了上来。

很不幸,一向思维缜密的我,在从北京飞去上海之前,竟没顾得上买上一盒安全套儿。而很幸运的是,他随身也并没有带那种玩意儿。不然,也许我会举起明晃晃的菜刀:“出差你还带套儿?太累赘了。干脆以后一并把那话儿都放在家里,轻轻松松。”

事后,我怨天怨地怨酒店:床头上为什么不摆安全套儿?能花你几个钱?你知不知道,你一省这块儿八毛的,就直接把我推入了先为人母,后为人妻的熊熊火坑?

一年后的今天,我站在家门口,双脚叉得与肩同宽,双臂抱在胸前,朝着家门内嚷嚷:“刘易阳,你干什么呢?不想去就直说,别以为磨蹭磨蹭就没事儿了。”

可惜,我的这把大嗓门儿并没有把我丈夫,也就是我女儿她爸从厕所里喊出来,反而勾起了我婆婆的不悦。她抱着我的女儿从房间里探出头来:“阳阳耳朵不背,你用不着那么大声儿。这一大早的,你们上哪儿去?一会儿小宝儿醒了要吃奶,你回不回的来?”

“妈,冰箱里有我挤好了的,到时间您给她热热喂了,我有个两三个小时就回来了。”我嘴上说着,眼睛却盯着那扇紧紧关闭的厕所门。

“还有啊妈,您别给锦锦捂那么严实,这大冬天的出一身痱子,上医院都叫医生笑话。还有啊,她叫锦锦,您别总小宝儿小宝儿的,影响她的分辨力。”

“要我说啊,小名就叫小宝儿。”说完,婆婆颠着我那甫来到世上三个月的女儿缩回了房间。在这过程中,我没有见到锦锦的任何一个部位,眼中尽是包裹着她的棉袍,以及她顶着的棉帽。

刘易阳终于出来了。他那张洗过了的,刮过了胡子的脸比起九年前我刚认识他时,少了几颗青春痘,却多了几个青春痘遗留下的小坑。这简直好比我对他的爱情,少了几分年少时的热烈,却多了一撮热烈过后的灰烬。

“东西都带齐了吗?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还有协议书。”刘易阳步入我们那间仅仅八个平方米的房间,再出来时,手上已拎了大衣和车钥匙。

“协议书?离婚还要协议书?谁来写?”我皱了皱眉头。

“好像是要的。算了,走吧,到那儿再说吧。”刘易阳率先走下了楼梯。

而我在关门之前,瞄见了公公刚从厨房里踱出来的身影,以及投向门口的审视的目光。也许,他听见了我口中的“离婚”二字,但八成,他会以为自己听岔了音儿,因为他并不知道今天我和刘易阳将要离婚。这事儿,目前还仅限于天知地知,我知刘易阳知。

等我到了楼下时,刘易阳已经发动了车子。或者,我应该更详尽地阐明,他发动了他那辆比电动自行车大不了几圈的摩托车。几年来,我讥讽了他成千上万次:“还不如换辆电动车呢,起码可以减少噪音污染。”而刘易阳始终反驳我:“不,起码我这辆车是烧油的。这就跟汽车的区别不大。”

不大?可笑,一个是“铁包肉”,一个是“肉包铁”。

我接过刘易阳递给我的头盔,二话没说戴上。换作以前,我又是要嘟嘟囔囔一番的:“戴上这玩意儿,那我还有发型可言吗?还有知识分子,都市丽人的样儿吗?”可如今,因为怀孕生女外加哺乳,我已经有足足十二个月没有往我的头发上加过卷儿,上过色了。一水儿的清汤黑发,随随便便扎了个髻,戴个头盔倒还能遮遮丑。

我把我那长及小腿的羽绒服往上抻了抻,正要跨坐上那“烧油”摩托的后座,刘易阳开口了:“悠着点儿,小心别把裤子扯了。”

于是,我抬脚跺在了他那只支撑脚上:“我这一身肉是哪儿来的?还不是因为给你生孩子。”

刘易阳哇哇叫了两嗓子,摩托也随之晃了三晃:“孩子是给我生的?不是吧?你不是说,离了婚孩子归你吗?”

“少废话,孩子是我怀胎十月,疼得死去活来生下来的,不归我归谁?难不成要归你们刘家,毁在你们刘家手里吗?”我忿然地跨坐上了车,伴随着“刺啦”一声开线的声音。

“我说什么来着?悠着点儿。”刘易阳的话语中,夹杂着明显的幸灾乐祸。

我下了车,走向了楼栋口:“明天再离。”因为今天,我必须先去缝补我这唯一一条还提得上去的裤子。

“那我上班去了。”刘易阳没事儿人一样的话语从我身后传来,随后是那摩托突突突的咆哮声。

我打开家门时,正好捕捉到公公的冷言冷语:“一个丫头,你还天天抱着?”这是他对我婆婆说的话,而我婆婆回话道:“小子丫头我都喜欢,谁像你,老思想,老顽固。”

我成心用力关上门,以告知他们:我回来了。然后,我走到公婆的房门口:“妈,爸说的对,您别总抱着锦锦了,不利于她的成长,胳膊腿儿的都伸不开。”

婆婆继续连颠带拍着我的锦锦:“放不下,一放下就哭。”

“那还不是您惯的?”我扭脸走回自己的房间,这句话没有传入任何人的耳朵。反正我要离开刘易阳,离开刘家,离开这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了,那么我还是少说几句,换最后几天太平日子好了。

“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上哪儿去了?阳阳上班去了?”婆婆的问题接二连三。

而我避重就轻:“嗯,上班去了。”

等我刚把负了伤的裤子褪下来,那前不久也刚负了伤,最近已渐渐痊愈了的刘易阳的奶奶就回来了。老太太抖抖索索地开了门,呼哧呼哧地挪了进来。前不久,就在锦锦出生那天的一大早,老太太下楼下到最后两级台阶时,一脚迈空,坐了下去。送到医院,医生说:“没有大碍,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在卧床了两个月后,老太太已恢复得与以前无异,照样的能吃能睡,心宽体胖,照样的早起遛弯儿,无论三九三伏。可毕竟年纪已近八十,爬五层楼难免气喘吁吁。

“奶奶,回来了。”我换好了居家衣裤,匆匆露脸打招呼。

“嗯。”奶奶的回应声几乎小过了她的呼哧声。随后,浑圆的她一步三晃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就是在这套属于我公公的八十年代末建造的三室一厅里,德高望重的刘易阳奶奶徜徉在那间最大的朝阳的房间中,而貌合神离的刘易阳爸妈占据着另外一间南房,至于易阳自己,以及他的妻子我,则用那间夏虽凉,冬更阴冷的北面房做了婚房。而锦锦的诞生,令这饱和的平衡状态彻彻底底失了衡。她那四周全是栏杆的婴儿床此时正安放在我公婆房间的中央,而这一小片土地,正是唯一一块搁得下床,不至于太冷,且令她可以得到照看的地方。

就在前几天,我看着锦锦在婴儿床内啼哭,四肢挥舞,好似受困。看着看着,我竟恍惚觉得她四周的栏杆也正圈着我,觉得这一切令我好似生活在一座监狱中,束手束脚,不见天日。然后,我婆婆蹬蹬蹬跑过来,一把抄起我的锦锦:“你是怎么看孩子的?嚎成这样了你也不管,真是造孽。”

这套三室一厅的厅,与其说是客厅,倒不如说是饭厅,因为它的大小刚刚好可以搁下一张餐桌以及六把椅子。至于会客,就只好借用我公婆房间中的沙发茶几了。不过反正,这个家里也并没有太多客人。这会儿,餐桌上的电话正在聒噪,等我放下手中的针线时,电话已经让我公公接起了。然后,他当当当敲了敲我的房门:“佳倩,找你的。”

这时,我的锦锦大哭起来,先是尖利的一声啊,后是规律的嗯嗯声。我心中大呼不妙不妙,果不其然,婆婆的责备劈头盖脸而来:“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让你那帮猫狗朋友往家里打电话,你看看把孩子吓的。”

我猫着腰闪开她犀利的目光,接起了电话:“喂。”

“喂,童佳倩,什么叫猫狗朋友啊?”电话那边,陈娇娇的声音快乐得像只小鸟。

“就是狐朋狗友的意思。”

“哦,原来哦。你婆婆的用词可真时髦。”

“少贫了,找我什么事儿?”

“没事儿。唉?你还不能用手机呢?”

“能了,就是忘了搁哪儿了,得好好找找。”自从怀孕以来,本着以孩子为本的原则,我隔绝了一切与辐射有关的现代科技产物,这其中,自然包括了手机。虽说时至今日,我生下锦锦已有三个月的光景了,但我也早已习惯了没有手机的安生日子,反正我的产假还没到期,公司不会找我,而依旧多揣着十八斤肥肉的我,也不想让我的“猫狗朋友”找到。

“你说说你,为了孩子牺牲了多少?自由,美貌,曲线,还有享受青春的权利,你真是四大皆空啊。”

“得了得了,美貌从未属于我,至于曲线,还在,只不过是大了两号而已。”

“哎,听你婆婆对你那态度,我真为你叫屈。本来我还以为,你给他们刘家生了娃,他们会把你捧到天上去呢。”

“你到底有没有正事儿?没事儿我挂了啊,该喂奶了。”锦锦的哭声不绝于耳,伴随着我婆婆的哦哦声:哦,哦,小宝儿乖乖,不哭了,不哭了,哦,哦。

“快去吧去吧。中午十二点我在玲珑等你,你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啊。”说完,陈娇娇啪地挂断了电话,像只小鸟似的扑扇扑扇飞了个无影无踪。

公公穿上羽绒服,扣上呢子帽出门去了。而我在公婆的房间中解开了纽扣,露出了****。锦锦一头扎过来,粉红而湿润的小嘴一下子就衔住了我的**。我俯头紧紧地看着她,看她那因哭泣而涨红的小脸儿渐渐变回白嫩,看她那微微抖动的睫毛,以及因满足而愈来愈弯的半眯的眼睛。她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令我心疼,疼得快要心碎了。

吃饱后,锦锦吐出我的**,软绵绵地赖在我的怀里。她的嘴角因笑而上扬着,嘴边还有因来不及吞咽而淌出的乳汁。我把她的脸贴在我的胸前,让她聆听我的心跳,那怦怦怦的声音,简直就是为她而跳。

然后,始终守在一边的婆婆走了过来,向我伸出双臂:“来,给我吧,我哄她睡觉。”

“我哄吧,妈,我想抱抱她。”我仰脸看着婆婆,甚至仰成一种乞求的角度。

“给我吧,你哪里会哄。”说完,婆婆夺过了锦锦,留下我那滑稽的仍大敞着的怀抱。

锦锦的眉头皱了一皱,喉咙中发出呜呜的两声,两只手臂仍伸向着有我的方向。可惜,只一瞬间,她就沉入了梦乡。这一刻,我自私地希望她醒来,希望她嚎啕大哭,自私地想让她除了我这个妈妈,谁也不要。不过,这一刻的她,已然窝入她奶奶的怀中,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年了。

我寂寞地坐在沙发上,一粒一粒系着纽扣。系完了,我就像个不受欢迎的客人,坐在人家家客厅的沙发上,无所适从。只好,我僵硬地站起身来,走向门口。末了,我回头望着我的锦锦问道:“我到底是你妈,还是你的奶妈?”锦锦自然是不作任何回应,而婆婆困惑地瞄向我:“你说什么?”“妈,我想买个电暖气,然后让锦锦住我们屋。”“不行,你们屋太阴了,电暖气哪比得了太阳光啊,把孩子冻着怎么办?”

也对,反正我也快要离开这里,离开那间阴冷的不适合锦锦居住的房间了,还买哪门子电暖气?

十二点半,我到了玲珑小馆时,陈娇娇正在把一本价值三十八元的所谓潮流杂志翻得咔咔响。要么说,三十八元也有三十八元的道理呢,光是这纸质,已足以令人得到享受。

我脱下羽绒服,在她对面坐下。她眨着涂着高贵的金色眼影的双眼盯着我看,盯我够白也够圆润的脸颊,盯我那天生尖下巴下长出来的第二个下巴,也盯我身上那件陈旧的已微微起了球的紫色开襟毛衣以及那紧绷的纽扣和扣眼儿。我真想指引她往桌布下面钻钻,瞧瞧我那两条臃肿的大象腿。她差不多有半年没见过我了,而我眼下这副富态相,就是在这半年中日积月累成就的。

“我的妈啊,童佳倩,你真的是童佳倩吗?”陈娇娇用食指指着我,指甲盖儿上的黑底白花可比她这番咋呼相冷艳多了。

“是,是过去的童佳倩外加十八斤肥肉。”我也打量着陈娇娇。她留着利利落落的一头短发,齐耳,斜刘海儿,棕褐色,有着金属的光泽。她生有一张圆脸,那弧度是她怎么减肥也减不去的,这乃她对自身最沮丧的部位,而我却认为,这令她好像青春永驻,就算她浓妆艳抹,也好像小孩儿充大人似的。陈娇娇的身高应了她的名字,娇小得紧,她拼了命夸张,也只好意思说到一米五八,足足比我矮了十公分。不过她擅长穿十公分左右的高跟鞋,所以与我并肩而立,也常常不分伯仲。今天她身穿一件大红色V领羊毛衫,又薄又紧,领口下大大方方露出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来。这乃她最骄傲的部位。她身边的椅背上搭着一件米色和咖啡色相间的方格子大衣,我以那细致的叠法判断,它的价位应该在四千人民币上下。

一不小心,我瞄见她手中的那本杂志上赫赫然写着:燃情雪白冬日,大红色正当道。而我可以保证,在某一页上,一定还有人宣称:这个冬天,格子大衣也当道。这就是陈娇娇,追逐流行的脚步,追到死方休。

“过去的童佳倩从不迟到,可今天,”说着,陈娇娇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你迟到了三十二分钟。”

“我可以不在家吃饭,可是我得把饭做好了才能出门。”

“啊?你刚生完孩子,就下厨房啊?”

“我已经生完孩子三个月了,目前除了肥胖外,其余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了。再说了,我们家除了我,还剩一个拄拐的奶奶,一个刷锅刷碗还行,但做米饭不知道放水,炒菜不知道倒油的公公,以及一个目前只会抱孩子的婆婆。你说说,我要是不做饭,得闹出几条人命来?”

“哈哈,你果然还是童佳倩,说话还是这么带劲。”

“你等着看吧,我最近吃起饭来更带劲。唉?你点餐了吗?”我伸手招呼服务生:“给我红烩牛肉饭,香橙鳕鱼排,还有一份土豆沙拉,一份你们的招牌鸡翅,哦,再来一杯苹果汁,帮我温一下。”

陈娇娇咕咚咽了一口口水,然后伸着脖子问我:“你自暴自弃了?破罐破摔了?”

服务生没礼貌,听了陈娇娇的话,竟噗嗤笑出声来。我眯着眼睛看他:“见笑了啊。不过呢,我如果不吃这么多,奶水就不足,而我那襁褓中的孩子就得饿肚子。”

末了,陈娇娇点了一份蔬菜沙拉,一杯柠檬汁,然后服务生窘着张脸告退了。

“伟大的母爱啊。”陈娇娇嘴上赞叹,脸上却不乏讥讽。

“等你升级做了妈,你就懂了。”

“且等不到那一天呢,我连婚都懒得结,更别说生孩子了。”

“穿衣戴帽描眉画眼那一箩筐闲事不见你懒,结婚这正事儿你倒懒上了,小心耗着耗着把自己逼上绝路。你以为崔彬会永远匍匐在你石榴裙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我这可并不是信口开河。就在前几天,我在网上碰见崔彬,他给我发来消息:累了,真累了。我一边构想着他坐在电脑前一根接一根抽烟的疲态,一边问:因为娇娇?于是他再发来消息: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他?至少三年五载之内都跑不了。”

“你可别忘了,他大我们五岁,今年我们是二十五,他可是已经到了而立之年。”

“男人四十还一枝花呢?三十连花骨朵都算不上。再说了,他尚未立业,何以成家?”

“陈娇娇,你对他会不会太苛刻了?你我是名牌大学的本科生,而他是与我们同校的名牌大学硕士生。到了今天,你一个月赚多少?大概买了你这件大衣后,连饭都吃不上了吧?可人家崔彬,我保守估计,工资奖金外加这补那补的,月入一万五不在话下吧?你还有脸嫌弃人家?什么叫立业啊?非得置几处不动产才叫立业啊?”

“得了吧你,别自己跳了火坑,就非得把我也拉下去。你扪心自问,这么早结婚生孩子你到底后不后悔,要是让你重新活一次,你是还这么活吗?我不是说刘易阳不好啊,不过论硬件儿,他真还不如我们崔彬呢。别的不说,就说说这不动产,你们住在他爸的不动产里,能有人身自由,能有幸福空间吗?我跟崔彬说了,我要自由,要空间,他如果想圈住我,那也得给我一大片天。”

“别含蓄了。什么一大片天啊,说白了,不就是要一大套房吗?”

“别说我了,我这儿过得好好的,不用你咸吃萝卜淡操心。”陈娇娇用吸管卖力嘬着那杯鲜有卡路里的柠檬汁,眼珠子转来转去。而根据我的经验,这代表她所言并非真心所思。

随她去吧。据说,人与人交谈时,平均每十分钟就会说谎一次。虽说我一直认为这个数字过于耸人听闻,不过也许它就旨在阐明人类的虚伪罢了。

而作为人类的我,自然也是虚伪的:“你这不也瞎操心我呢吗?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过得不好了?我和刘易阳真心相爱,前前后后算一算,也快七年了。感情基础牢固,才能共创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你懂不懂?如今我们还收获了爱情果实,不知让多少无依无靠的男女羡慕到眼红呢。”

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掐自己的大腿。童佳倩啊童佳倩,有种你就别嚷嚷离婚,有种你就真的在公婆以及婆婆的婆婆眼皮底下去过幸福生活,有种你就笑看他刘家对锦锦性别的歧视,无视你和亲生女儿“天各一房”以及丈夫对你的忧闷的无视且自顾自的悠哉游哉。

我闷头扫着各式吃食,文雅不足,但酣畅淋漓。陈娇娇守着那一小捧的蔬菜,活像只兔子。我边嚼边说:“快吃快吃,我还得回家喂奶。”

“又喂奶,你简直成了奶妈了。”陈娇娇一对圆眼瞪得仿佛一对葡萄。

奶妈。这个词有如一支冷箭,嗖地射中我心房中最不堪一击的地方。

“是啊,我家娃一天吃上七八次,一次吃二三十分钟。我这喂着喂着,一天就过去了。”我狠狠咬了一口鸡翅,牙齿硌在了鸡骨上,差那么一点点就硌出了眼泪:“我真庆幸我有奶,不然,我连奶妈都不是了。”

“啊?什么?”陈娇娇听得一头雾水。

“没什么。快吃吧,不然我吃完走人了,你结帐。”

这下,陈娇娇变成了一只手忙脚乱的兔子,忙不迭地嗑着各式菜叶。结帐,这是陈娇娇最怵的事情。她家不是大富之家,而她自己那有限的收入,也早就投入到无限的打扮事业中了。

刘易阳在七点整准时到家。骑摩托车的好处就在于它跟骑自行车或走路一样,不受交通状况的左右。每每马路上堵得跟停车场一样时,刘易阳就为他那穿梭自如的摩托而骄傲。

等我把最好一道肉末烧豆腐摆上桌后,刘易阳正好换完了衣服,洗完了脸。他这一回家就洗脸的习惯,是在锦锦出生后才养成的,为的是可以和锦锦玩儿贴面游戏,且不会令她那薄得几乎看得见血管的皮肤受到这城市污浊的侵蚀。

奶奶和公公已经就座,奶奶还没动筷子,就说:“这个菠菜汤里怎么没有虾皮儿?”我答:“虾皮儿吃完了,还没来得及买。”而公公已经动了筷子:“这没滋味儿的菜,要吃到哪天去?”婆婆抱着锦锦从房间探出头来:“跟你说多少遍了,佳倩得喂奶,不能多吃油和盐。”

“那我又不喂奶。”公公不满地把筷子一撂,发生清脆的啪地一声。

“行了行了,那以后让佳倩再单做她自己的饭好了。”婆婆安抚完公公,缩回了头。

刘易阳不紧不慢倒了一玻璃杯的五粮液,递给公公:“爸,佳倩这也是为了您的健康着想。要不这么着,您自己选,是吃的清淡点儿,喝杯酒呢,还是吃的油腻点儿,但把酒戒了?”

“哼。”公公哽叽出这么一声来,端起了酒杯,同时也拿起了筷子。

锦锦哭了起来,她的准时并不亚于刘易阳的回家时间。于是我从我婆婆怀中接过她,解开了纽扣。婆婆去了餐桌前,而刘易阳像往常一样,跟我一起待在公婆的房间中,坐在我的对面,看着我喂奶。最初,婆婆总叫他:“阳阳,先来吃饭。佳倩喂奶,有你什么事儿?”最初,刘易阳回答:“我不饿,我等她一块儿吃。”后来,婆婆还是总叫他:“上了一天班儿了,怎么能不饿?”后来,刘易阳学聪明了,回答:“我先跟孩子待会儿,一天没见,可想了。”这下,我婆婆就不再叫他了。

刘易阳拉着锦锦的小手细细端详:“她可真胖,你看,这小手,跟猪蹄儿似的。”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白了他一眼,迅速地低下头看着锦锦。

对于刘易阳,我不敢多看。他左眉角处的那道浅浅的,但足足有两公分长的伤疤,他那无论怎么看书看电脑看电视视力也不会下降的,好到像是能透视人心的长长的双眼,他那坚毅的却略微显大的鼻子,还有他那夺去了我第一个吻的唇线分明的薄嘴唇,我通通不敢多看。七年了,我爱他七年了,我没有骗陈娇娇,我和这个在陈娇娇眼里并不出类拔萃的男人已经共有了七年的时光了。我从不否认,他仍令我思念,即使他仅仅是出门去上班,即使是与我分别了仅仅十一个小时。

“这小手,像你。真可惜,没随了我。”刘易阳放开了锦锦的手,覆上了我那抱着锦锦的手。他的手指又细又长又笔直,的确比我的优雅。

“今天过得好吗?”刘易阳仰在沙发里,仰着头休息他的脖子。一天都对着电脑,令他的脖子像钢筋一样硬。

“中午和娇娇在外面吃的饭。”

刘易阳曾归纳过他和陈娇娇的共同之处:他是我童佳倩高中时代最大的收获,而陈娇娇则是我大学时代最大的收获。那会儿,他是我的男朋友,而陈娇娇则是我最亲密的女朋友。我曾说过:我要和你们俩永远不分开。

“哦?她最近怎么样?”

“老样子,外表一丝不苟,骨子里得过且过。”

“那你有没有跟她说,我们要离婚了?”刘易阳的脖子转来转去,转出喀地一声。

“没有,家丑不外扬。”

“裤子缝好了?明天去?”

“嗯,明天一早就去,早离早解脱。”

哇。锦锦冷不丁吐出我的奶头,咧嘴大哭。她的五官通通往中间簇去,双眉间渗出气恼的红色。我的奶水仍在往外喷溅,喷在锦锦那好似无比委屈的脸上,更加令我张皇失措。刘易阳手疾眼快,一手捂住我的****,一手轻轻拍打在锦锦的背上:“可怜的锦锦,你听懂了妈妈的话,是不是?你知道爸爸妈妈要分开了,是不是?”

婆婆闯入门来:“怎么回事?喂奶也能给孩子喂哭了?”

“妈,佳倩奶水足,锦锦来不及咽,呛着了。”刘易阳替我开了口:“没事儿,您接着吃去吧。”

“我吃完了。”婆婆靠上床头:“哎,我这腰哟,真是叫小宝儿累得够呛。”

“妈,辛苦了。”刘易阳说。

我牢牢地搂着我的锦锦,渐渐平静了下来的她重新含住我的**,贪婪地吸吮着。我不去理会刘易阳和婆婆的对话,不去理会除了锦锦之外的任何人。直到锦锦吃饱后,婆婆的双臂向我伸来,我才从自己的小世界中回到这个比我的小世界更加拥挤,更加压抑的大千世界中来。

就这样,我默默地退出了公婆的房间,把锦锦留给了已“累得够呛”的婆婆。

奶奶和公公陆续吃完了饭,返回了自己的房间。临回房间之前,红光满面的公公问我:“你这奶要喂到哪天啊?你一喂,我就得躲出去,这哪里还像是我的家啊?”“对不起了,您再忍两天吧。”我只说了这两句,而把后面的更多句留在了肚子里:我就要和您儿子离婚了,我就要带着我的锦锦回娘家了。这一回,我再也不会来您刘家了。

饭桌上,只有我和刘易阳两个人。他说:“公司要上新节目了。”“所以?”我扒拉着米饭,可有可无地挟着无滋无味的菜。“所以这阵子会比较忙。”刘易阳吃得狼吞虎咽。一直以来,无论是生是熟,是咸是淡,只要是出自我之手的饭菜,他都会捧场,做出一副大嚼山珍海味的样子来:“不过奖金也会比较多。”“哦。”我率先吃完了饭,站起身来去了厨房。

忙不忙,赚得多不多,好像都不关我的事了。他再不忙,也没有精力与我照看锦锦,或是排解我心中的忧闷。而他赚得再多,一时半会儿也赚不出一处不动产来。陈娇娇说得对,没有自由和空间,我和他的幸福早晚是窒息的下场。

收拾好了锅碗瓢盆,我削了苹果送去奶奶的房间。电视上正上演着经久不衰的西游记,老太太看得聚精会神。“明天记得买虾皮儿。”奶奶接过苹果,而电视上的齐天大圣正在吃桃。“哦,我会提醒易阳的。”“嗯?你说什么?”“没什么,我说买。”

我会让刘易阳去买的。明天,作为他的前妻,我会提醒他说,你奶奶喝汤要放虾皮儿。

床上,刘易阳从背后抱住我,双手攀上我那对因为哺乳而愈加壮观的****:“今天行了吗?”我扒拉掉他的手:“不行。”“大夫不是说三个月就可以了吗?”“三个月是可以,不过将要离婚的夫妻,不可以。”

“你也说了,是将要离婚的。只要一天没离,你对我就还有义务。”刘易阳死皮赖脸再度抱住我,灵活的手指一扭,就解开了我睡衣上的一颗纽扣。

而我再度拍掉他的手:“同时我也有拒绝你的权利。”

“佳倩,你算算看,我已经禁欲多久了?再这么禁下去,我非得在外面犯错误不可。”刘易阳从背后啃上我的耳朵:“你就行行好吧。”

我铁了心不随他的愿,拼了命不让自己已经微微悸动了的身体臣服于这个一直对我为所欲为的男人:“安心吧,等到了明天,不管你干什么,都不叫犯错误了。”

刘易阳长叹了一口气,老老实实躺平了回去:“你真的想好了,要和我离婚?不会后悔吗?”

今天真是奇怪,陈娇娇问我后不后悔结婚,而刘易阳问我如果离婚,会不会后悔。难道我童佳倩自打怀孕以来,就变得胸大无脑了吗?难道我童佳倩一不留神就会误入歧途,所以他们是个人就会替我捏把汗吗?不,我从不后悔嫁给刘易阳,至少,我爱了他七年,至少,他给了我锦锦。所以我相信,我也不会后悔离开刘易阳,因为眼下的生活在我看来,已经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我人已在谷底了。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刘易阳就算是问出叠句来,口气也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温温和和。

“就是因为你不知道为什么。”我答得巧妙。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要问为什么,因为我没有给你房子吗?因为我们要住在我爸妈的房子里吗?可你还记不记得,在我们结婚前,你是怎么说的?”刘易阳拉着我的手摩挲,口气和动作柔情得就像我们正躺在屋顶上浪漫地数着星星,而并非谈论着离婚以及冷冰冰的现实。

“记得。我说我不在乎,我说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算我头顶上一片瓦也没有,我也不在乎。”

“可你现在却说什么也不要跟我在一起了,你竟忍心让锦锦没有爸爸。”

“可难道你忍心让我没有锦锦吗?”

“佳倩,不要夸大其词。锦锦现在没法躺在我们的身边,并不等于我们失去她。还有,你应该看得出,妈有多喜欢她。她帮忙带锦锦,付出了多少时间和辛苦,你也应该看得出。”

“可我宁愿她像奶奶和爸一样。”我眼前充斥着锦锦窝在婆婆怀中的样子,咯咯笑着,甜得如糖似蜜。身为她的妈妈的我,嫉妒得不能自已。

“你这么说,也是在怪奶奶和爸吗?别和他们计较了,他们思想顽固,不过顶多也就是发发牢骚而已,你别往心里去。”

“你说对了,我也怪他们,也许比怪妈对锦锦的霸占更加怪。他们凭什么对锦锦冷言冷语冷面孔?你看看,在这个家里,我个个都怪,所以你不要再问我为什么要离婚了。”

“那你也怪我吗?”

“是,因为你明明知道我的痛处,却根本不理解我为什么痛,还反过来认为是我小题大作,无事生非。这不是以前的刘易阳,以前的刘易阳,在每件事上都会设身处地为我着想,会把我芝麻绿豆大的事,看作比天塌下来更加严重。”

锦锦又哭了,嘹亮而带有乞求性的哭声穿过墙壁,穿过门板,才能到达我的耳膜。我钻出被窝,投入到阴冷的空气中,迅速地套着衣裤:“刘易阳,你知不知道,每天夜里我去喂奶,袒胸露乳对着爸的背影,心中作何感想?”

我又踏上了去喂奶的路,留下刘易阳一个人在暖和的棉被中若有所思。而等我系好了扣子,再次与锦锦分离,回到房间时,他已然沉入了梦乡。他的梦并不香甜,因为他的眉间有纠结的疙瘩,双唇也死死地紧闭着。可他终究是睡了,像每天一样,先于我睡了,留我一个人辗转反侧。

本平台尊重版权,文章仅作分享学习,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管理员删除。http://www.dushu263.com/26874.html
—

作者: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